补贴标准为法律援助提供更强动力


《意见》规定了法律援助补贴的概念及享受的主体资格,即法律援助补贴是法律援助机构按照规定支付给社会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社会组织人员等法律援助事项承办人员所属单位的费用。可见,《意见》将法律援助机构工作人员,以及其他承办法律援助事项的具有公职身份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社会组织人员排除在外,究其原因,相关公职人员从事法律援助本属职责范围,除额外的直接费用报销外不予补贴也是理所当然。

责任编辑:王硕

《意见》明确了法律援助的补贴标准,根据其内容和服务形式,分成办案补贴标准、值班律师法律帮助补贴标准、法律咨询补贴标准三种,同时,具体补贴的标准应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会同同级财政部门,或者授权市、县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会同同级财政部门,结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确定。

从核算方面来讲,具体包括直接费用、基本劳务费用等因素,对前述的三种标准类型进行了细分:办案补贴标准以一件民事、刑事、行政代理或者辩护事项为一件案件,根据承办同类法律援助案件平均耗费的天数按件计算;值班律师法律帮助补贴标准按工作日计算,值班律师为认罪认罚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的补贴标准,由各地结合本地实际情况按件或者按工作日计算;法律咨询补贴的标准则是按工作日来计算。

在保持标准化、规范化的同时,《意见》还在科学性的基础上保留了一定程度的灵活性,即强调建立健全动态调整及差别补贴机制。根据服务质量、直接费用变化适时调整补贴标准,从而促进提高服务质量, 三胆为法律援助工作持续跨越发展提供了更强、更精准的动力。

众所周知,近年来我国法律援助工作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2015年5月5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完善法律援助制度的意见》,法律援助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得以建立,法治中国按下了加速键,法律援助工作藉此跨上新台阶,进入全新发展阶段。

2019年1月,最高法、司法部推动扩大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范围,将全覆盖试点工作范围扩大到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助于最大限度实现和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也正因为此,早在2015年,中办、国办就印发《关于完善法律援助制度的意见》,提出要适当提高办案补贴标准并及时足额支付,建立动态调整机制,根据律师承办案件成本、基本劳务费用等因素及时调整补贴标准。

本次意见明确了直接费用的具体内容,有利于统一地方实践操作,强化了可操作性,有助于规范财务管理,防止廉政风险。

法治周末特约评论员 黄磊

本次意见的出台,可以说对两办意见的进一步落实,有助于法律援助补贴的规范化、标准化运行,对法律援助持续高效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推动法律援助工作不仅需要更多的法律力量参与,相应的经费保障、工作机制等也需同步跟进。我们既不能让法律援助补贴缺位、相关费用难以报销导致挫伤法律援助积极性,也不能让资金浪费,相关补贴未能用在刀刃上。

近日,司法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完善法律援助补贴标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意见》就指导地方合理确定和及时调整法律援助补贴标准作出部署,有助于调动社会律师等法律援助事项承办人员开展法律援助工作的积极性,更好地满足新时代人民群众的法律援助需求。

除对法律援助社会力量的补贴进行规范化外,《意见》也对法律援助机构公职人员的直接费用进行了明晰。以往,《司法行政机关财务管理办法》规定“法律援助办案补助经费包括按规定承担的法律援助机构办案直接费用、办案补贴等”,未明确直接费用包括的内容、核报方式,这导致地方相关支出宽窄不一,部分地方实行实报实销,而部分地方则把关过严,导致机构人员核报直接费用存在困难,难免影响法律援助工作的积极性。